conAd1();怎么到了这第三层梦境当中,自己反而回归本来的面目了?“我进入梦境之前,一直催动着仙道杀招见面曾相识。如今连这个杀招都失效了,莫非这个梦境之深,已经让我不知不觉间魂魄沉迷了吗?”方源心中念想至此,不由地加倍警惕。他刚刚探索前二层梦境时。心里十分清楚,这都是梦,不是真的。但若是魂魄彻底沉迷。就会丧失这个认知,觉得一切都是真的。就好像当初。黑楼兰渡劫陷入梦境之中,随着梦境不断循环,而她自己却始终无法自拔。“我在这梦中,发现自己本来面貌,这就是魂魄沉迷的一种征兆。看来这第三层梦境非同小可!”方源想到这里,更不敢大意,全神戒备。但面前的星宿仙尊,似乎看出了方源的心里想法。浅笑道:“你无须害怕,且听我一曲道来。”话音刚落,她嫩如青葱的十指频动。琴弦在她的手法下,发出悠扬的美妙之音,悠缓如泉,娓娓动听。随后,她亲启檀口,以古韵古法悠然而歌。方源只听她唱道:“歌声寥落,英雄落魄,难挡命途多舛。”“折剑沉沙。千古兴亡,不尽天河滚荡。”“忧愁……”“幽夜漫漫魂梦长,问何处安乡?”“物换心移几春秋。唯天意苍茫。”星宿仙尊在夜色中长歌,歌声如清澈的山泉,流淌到方源内心最深处。conAd2();方源大皱眉头,乍然听闻,只觉得此歌似乎是一种预言,大有深意,意有所指,短时间内还不可捉摸。星宿仙尊轻歌完毕,身影徐徐消散。她的嘴角始终挂着那一丝神秘的微笑。方源全神贯注。提起十二分精神,但下一刻梦境乍然消散!“怎么回事?这片梦境怎么忽然消失了?!”梦境之外。正在养伤的凤金煌陡然睁开双眼,又惊又疑。方源及时的隐去身形。没有露馅。他悄悄离开此地,心中亦是惊异非常:“怎么会这样?第三层梦境我还未探索,居然就自动消散。究竟是什么梦,为何如此奇异?我即便是有五百年前世的经验,也从未听闻过有这样的梦境!”方源眉头紧锁,他隐隐觉得,这片梦境极其特殊,对他而言似乎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在梦中,星宿仙尊究竟唱的什么,她想要告诉我什么?”方源努力回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做梦后苏醒,尽管知道自己做梦,但梦里的细节就是回忆不出。方源苦思冥想,甚至调动智道手段,但如何也想不起星宿仙尊所唱的内容,只有那悠缓的琴声,在他心头回荡。几乎与此同时,在南疆。影宗的大本营——生死福地。生死福地中藏有生死门,而在这门前,也有一片梦境。砚石老人手持九只八转仙蛊,安步当车,步入梦境。
conAd3();刚刚进去,砚石老人就感受到凛冽如寒冬的杀机!“杀杀杀!”一位男子,一身黑袍,双目充血,披头散发,向他扑来。一时间,砚石老人竟然不能动弹分毫!若是有外人在场,见到这位黑袍男子,一定会惊呼出声:“幽魂魔尊!”下一刻,砚石老人被杀退出来,魂魄受创,归于肉身之后,当即就小吐了一口鲜血,满脸青白之色。幽魂魔尊的这片梦境,比方源探索的星宿仙尊梦境,要更加艰深困难。砚石老人只是进入梦境中的第一层,就被迫扮演梦中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就是被幽魂魔尊斩杀的敌人。砚石老人尝试过无数次,都是刚刚入梦,就被幽魂魔尊杀掉,根本来不及反应。“不过已经将仙蛊留在梦中,接下里就是启动杀招的时候了。”砚石老人不顾伤势,枯朽如木的右手,颤巍巍地摊开来,露出掌心中的又一只仙蛊。这只仙蛊正是中洲余木蠢所炼,隶属律道,名为成真。成真仙蛊被砚石老人用仙元催动,立即化作一道银光,迅疾非常,飞射上空。它在空中,绕着梦境不断飞舞,拖出来的银色长尾,在半空中停留。并不消散。“起。”砚石老人心头默念,无数蛊虫飞出他的仙窍,包围住幽魂梦境。在半空中结成阵势。数以百千的凡蛊,尽皆五转。它们以成真仙蛊。还有滞留在梦境中的九只仙蛊为核心,组成一个神秘的仙道杀招。半个时辰之后,砚石老人面泛金紫之色,一生积累的仙元损耗七七八八,所有的蛊虫,都损害殆尽。只剩下一个银色的光茧,光茧十分巨大,将幽魂魔尊的这片梦境包裹得严严实实。砚石老人吐出一口浊气。身躯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疲惫万分,又带着欣慰之色,看着眼前的银白光茧,喃喃自语:“接下来,就等着孕育功成了。”数天之后,狐仙福地。方源哈哈大笑,从地下石窟中走出来。他成功了。在狐仙福地中耗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创出了一记仙道战场杀招!此招名为星魂战场,以净魂、星痕、星芽、星光、星念为核心。爆发力虽然不强,但胜在绵绵不休,可消耗敌方极大的战力。“智慧光晕果然厉害。若是要我单独推算,恐怕三年时间都推不出来。”方源心中充满了感慨。别看这记星痕战场,连同仙蛊在内,只有六百多只蛊。但事实上,蛊虫之间的相互配合,运转的方法,简直繁杂至极。因此,方源要铺设这个星魂战场,至少需要半盏茶的功夫。这个时间并不长。和其他战场杀招比较起来,还在平均值之下。一般来讲。战场杀招的铺设都很耗时间。前世,黎山仙子对战黑家四老的青城纵横。使出仙道战场杀招山中梨园。也是在之前埋伏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要论困敌之能,我的星魂战场不敌山中梨园多矣。但战场中消磨手段,堪称无穷无尽,这方面远比山中梨园要强。毕竟这个星魂战场,主要还是参考的战魂沙场。”有了星魂战场,方源就想找个合适的对手试一试。他很快就想到了那头一指流鲨。“一指流鲨是八转战力,身上又有三只宙道仙蛊,我的星魂战场可困不住它。更何况对付一指流鲨,必定要同时对付鲨魔和苏白曼。”方源旋即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当然也可以联合焚天魔女。按照这个时间段推算,黎山仙子已经"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qinyunsj.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孩子的家长鼓励孩子的话

      刘素齐 70233万字 77796人读过 连载

      :“惭愧!我和宋甲丹还是不能比的,刚刚也是超常发挥。若对上宋甲丹本人,万无胜理。”鲨魔上半身俯前,逼视方源,道:“终究还是见识到了先生的手段!只是……之前在玉露福地当中,怎么不见先生催动仙蛊呢?”方源呵呵一笑:“催动仙蛊,岂不是要耗费仙元?这成本可就要上去了。在下可不是鲨魔大人这般的富豪之辈。而且动用凡蛊,也能解开战场杀招,只是耗费的时间长一点罢了,何乐而不为呢?”鲨魔心中大动。方源不在意时间,他却是很在意的。他攻略玉露福地,可是接的僵盟中的任务。时间久了,僵盟高层便会多加催促。一旦他进展不大,更可能会被其他人取而代之。所以,鲨魔、苏白曼的压力一直都不小。“先生不知我是个急性子,未免夜长梦多,当然是越快攻略下玉露福地越好了。”鲨魔哈哈大笑几声,继续道,“看来是之前的价码,没有让先生满意。陈先生尽管开价,本人尽量满足。”方源摇头微笑:“攻略玉露福地,还是放缓速度最好。鲨魔大人,难道不知道战场杀招的价值吗?”“我当然知道。更知道玉露福地的真正价值,不是单单这些战场杀招。而是利用福地中的道痕,铺设战场杀招的方法!但这些方法,攻下福地后,就能从地灵口中得知。”鲨魔答道。“若是没有地灵呢?”方源紧接着问道。“这……可能性很小吧。”鲨魔迟疑。“就算再小,也有可能。鲨魔大人攻略玉露福地这么长时间,可见到此间的地灵了吗?没有吧。所以最保险的方法,还是缓慢攻略,将这些战场杀招尽数洞悉啊。”方源悠然长叹。鲨魔肚中渐生恼火,继续相劝,但方源却始终坚持己见。鲨魔不好翻脸,有求于方源,只好多加忍耐。方源有恃无恐,抬高价格,最终见鲨魔达到极限,这才答应下来。休整了几天之后,方源跟随鲨魔,再入玉露福地。这一次,他催动星念仙蛊,耗费多日,帮助鲨魔破解了冰雨冻土杀招。至于这只星念仙蛊,说起来,也奇怪。方源重生之后,在不久前第一次试着炼制星念仙蛊,结果竟然就成功了!但事实上,仙蛊的炼制绝非这么简单的事情。星念仙蛊之所以炼成,还多亏了方源在前世大量的练手。或许连运了黑楼兰之后,方源的运气转好了,这也是炼蛊成功的因素之一吧。方源现在已经开始囤积仙材,准备待时机成熟之后,炼制六转全力以赴蛊。时光荏苒,匆匆数月过去。在方源的帮助下,鲨魔攻略玉露福地,可比前世要顺利数倍。冰雨冻土、战魂沙场、八门迷宫,尽皆被方源一一破解。动用星念仙蛊之后,方源再不缺星念耗用,已然将冰雨冻土、战魂沙场、八门迷宫掌握**成。虽然方源手中没有相应的仙蛊,所以搭建不出任何一个战场杀招。但这已然是极其丰厚的收获。方源对战场杀招的了解,已经十分深刻。只要借助智慧光晕,再假以时日,方源自信能依靠自己手中的这些仙蛊,搭配出独属于自己的战场杀招出来!最后,方源再次面对战场杀招按兵不动。他终于遇到了麻烦。按兵不动,是玉露福地的最后一关,涉及智道,十分晦涩艰难。加之方源前世,也没有尝试破解他的经验,所以进展十分缓慢。方源索性放弃,他又没有加入僵盟,鲨魔无法直接命令他。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中洲大乱,繁星洞天破碎,无数碎片世界洒落中洲大地。前世,方源在碎片世界中的梦境中,获得了智道、星道的双宗师境界。但其实梦境并未被他探索彻底。这一世,方源早就十分期待。若是他彻底探索了梦境,不知道自己的收获将大到何种地步?智道、星道的境界还会再次提升吗?或者是其他流派的境界?Ps:今晚第二更,月票过1400的加更。(未完待续。)第三百三十五节:惊现星宿仙尊();数天后,方源出现在中洲的一座无名山谷当中。繁星洞天的某个碎块世界,就掉在这里,暂时还是很稳定的。中洲十大古派都派遣了蛊仙,驻守这处山谷。见到鹤风扬带着方源来到这里,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这一次,要多亏了方源六转垫底的修为,否则也捞不到这样的大便宜。这里的碎片世界,刚好能让六转垫底的蛊仙勉强进入。但中洲十大古派当中,哪里会有像方源这般低下修为的蛊仙呢?所以,方源反而成了香饽饽,独一份。被仙鹤门充分地利用了此次十大古派相互竞争的规矩,引进洞天碎片世界。和前世一样,白晴仙子关照方源,对凤金煌照顾一二。方源点头答应下来,心中却在琢磨,是不是就此杀掉凤金煌呢?由于灵缘斋秘不发丧,掩盖了凤九歌死亡的消息,所以按照方源的情报,他是知道凤九歌在北原失踪的。但转念一想,方源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就算前世凤九歌死了,今生百日大战还未落幕,一切皆有可能。况且前世凤九歌的生死,还未真正确定。”“最关键的是,我之所以要谋害凤金煌,是因为想要抢夺她的梦翼仙蛊。可惜即便她是凡人,一个念头仍旧能令仙蛊自毁。我即便是蛊仙,没有特定的手段,也无法抢夺。现在对付她,凤九歌还如日中天,一定会遭到灵缘斋等超级势力的猛烈打击。这是自找死路!”“进去吧。其他人已经进入,而你修为最高,被安排为最后一位。”鹤风扬沉声道。没有办法,若是方源提前进去,其他九派都是凡人蛊师,根本竞争不过方源。当然。从这点也可看出仙鹤门的弱势。若是仙鹤门能够有灵缘斋这般强大,方源被安排在第一顺位,也并非什么难事。繁星洞天的碎片世界,就在方源的眼前。一片海蓝色的湖水风光。宛若撕裂开来的半幅画,突兀地插在这座灌木丛生的小山谷之中。这不是完整的洞天福地,方源直接跨步进去。下一刻,他就置身在繁星洞天碎片世界之中了。回头望一眼,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们都停留在山谷中。已经和方源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些蛊仙的目光,或是阴沉,或是嫉妒羡慕。没办法,他们的修为太高,一身道痕无数,若是强挤进去,能直接撑破了这片脆弱的碎片世界。“这片湖泊范围广大,我记得上一世的荒兽龙鱼,就藏在湖中央的小岛附近,被人利用仙蛊影响。变得十分疯狂暴躁。我现在失去了我力仙蛊,不能催动力道大手印。今生捕捉起来,倒不如前世方便了。”方源一边回忆,一边飞射出去。与前世差不多,天妒楼中的一些精英蛊师,仍旧被困在湖中小岛之上。小岛周围,湖水险恶凶激,乃是那头荒兽龙鱼作祟,掀起惊涛骇浪。方源从天而降,施展仙道手段。费了一些功夫,顺利地将龙鱼捉拿。除了荒兽龙鱼之外,还有六十多万头的普通龙鱼群。留下震惊得不能动弹的天妒楼蛊师之后,方源便直朝梦境所在的地方赶过去。来到梦境处。凤金煌早已经率领着灵缘斋的四位蛊师,将这片梦境圈住霸占。“方源,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凤金煌微笑着,她眉目如画,肤若白雪,从容而自信。方源也笑道:“此行之前。你母亲拜托我关照你一二。我也不寻你麻烦,尽量给你方便,但是关照你也是有代价的。你能付出什么呢?”凤金煌早已经有所准备,正要说话。方源却将她打断:“如果你还想以仙僵恢复人身的法门,来当做谈判的筹码,那就免了吧。我已经寻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当然,不是你之前告诉我的十绝体升仙法。”凤金煌楞了一下,有些猝不及防。她没有料到方源这么快,就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仙僵转生法。“这样吧,我知道灵缘斋对梦境的研究,走在其余九大古派的前面。我只需要一只梦道凡蛊的蛊方,就让你驻守在这片梦境,任由你探索一段时间,如何?你身负梦翼仙蛊,别告诉你不知道一些梦道凡蛊的蛊方。”方源提议道。按照十大派定好了的规矩,灵缘斋的代表凤金煌要彻底占据这片地方,就要面对任何一派的挑战。只有三局两胜之后,才能剥除对手占据这里的权利。凤金煌的身上,虽然有白晴仙子交给她的仙蛊,还有意志、仙元,但她终究是凡人,打不过方源这位仙僵。凤金煌满脸苦涩地道:“方源你提的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强人所难。我有梦翼仙蛊,可谓众所周知。但梦道凡蛊的蛊方价值,有多大,恐怕你还严重低估了。我的确曾经使用过一些梦道凡蛊,那都是极为秘密的试演。计划和自身梦翼,搭配成仙道杀招。可惜都失败了。而这些梦蛊,也都是门派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任何一个梦道凡蛊的蛊方。你换个要求罢。比如力道凡蛊的蛊方。”这个时间,梦境还未大规模出现,梦道还只在探索之中,并未成形。梦道的蛊虫虽然出现了,但数量极其有限。真的要形成梦道这个成熟的流派,光靠梦翼仙蛊、入梦游等等,是不行的。唯有大众都能修行的流派,才能称之为流派。梦道才刚刚发展,初显端倪。五域当中,也只是超级势力才有余力研究。因此,梦道凡蛊的蛊方,价值极大。方源也不纠缠。他知道:就算凤金煌知道梦道凡蛊的蛊方,也绝不会交给自己。之所以提这个要求,也只是为接下来真正的目的。方源道:“那么这样,我需要剑仙薄青的资料。你也许不了解,但此人却是你灵缘斋中的传奇人物。你将他的资料交给我,别拿市面上的那些糊弄我。”凤金煌心想:“这方源小瞧我!我虽是凡人蛊师,但从小到大就接触蛊仙的世界。薄青之名,我又岂会不知?不过,他方源索求薄青的情报干什么?”又转念一想:“薄青早已经亡故,我答应他又何妨呢?母亲要取出这些情报,轻而易举。就算涉及到灵缘斋的机密,但我也有分寸,不会傻乎乎地将全部资料,都交给方源。”思考完毕,凤金煌便点头答应下来。但方源紧接着又道:“这处梦境,是仙鹤门必得之物。你能探索的时间有多长,就看你给我的资料有丰厚了。你现在就可以传信出去,让你母亲准备。中洲时间一个时辰之后,我就要看到货。然后再依照这些情报的成色,给你更多的时间。”凤金煌心头微微一沉,她就知道方源没有这么好糊弄。她是父母双亲心中的宝贝,身上自然有仙蛊寄托,还有大量信道凡蛊,可以让白晴仙子即时地探知到凤金煌的状态。又花了片刻功夫,双方终于谈妥。方源十分干脆,直接离开梦境。此次进入福地,他虽是收了荒兽龙鱼,但还有一头荒兽藏经鼋、一株荒植幽冥草需要收刮。中洲时间一个时辰之后,繁星洞天碎片世界中,已经过去了数天。方源收服了藏经鼋、幽冥草,又如同前世的策略,放出掌握的一些石人,代替他四处探索,搜刮其他有价值的蛊虫或者蛊材。他回到梦境所在的地方,凤金煌难掩丧气烦躁的心情,交给他第一笔资料。方源稍稍阅览,就连连点头,这笔资料十分详实,不愧是灵缘斋中的内部资料。“想来上一世,中洲落天河惊变,很多蛊仙都捞到好处,我却难以插手。今生带着前世的经验和心得,不需要大量推演,节省了许多的时间和精力。或许可以到落天河一探究竟。”方源心中一边想着,嘴上一边评价道:“这份资料虽说详实,但并未涉及多少隐秘。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便给你三天时间。当然,这个时间指的就是碎片世界的时间。”凤金煌点点头,心中叹气。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这片梦境的难度。至今为止,她虽有梦翼仙蛊,但也难以打通第一层梦境。她原本以为,六七天的功夫,就能将这梦境探索完毕,获得巨大提升。但残酷的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巴掌。“早知道当初约定时,就要死死咬住价格。现在这份资料,却只换来三天时间……这个时间,都不够我将伤势全部养好的。唉!”凤金煌再次深深叹息一声。方源对她的状态心知肚明,但装作不知,再度离开。但悄悄的,他折返到梦境的另一边,悄然潜入梦境。有着上一世的经验,他熟稔至极,再加上他这一次充分准备,有着大量的梦道凡蛊,可以使用更多次的解梦杀招。第一层兽人风结草梦境,第二层山顶星盘棋局梦境,都被方源攻破。他终于来到第三层梦境。这是他前世都不曾来过的梦境。杨柳岸,湖面如镜。湖心亭中,一位女仙轻柔抚琴。“你终于来了。”她望着方源,双眼星芒灿烂,嘴角泛起神秘的微笑。方源身躯猛地一震。星宿仙尊!(未完待续。)第三百三十六节:离奇梦神秘歌();这里是第三层梦境。夜色温柔,天空中繁星稀稀点点。湖水一片平静,方源刚入梦境,就已经置身在湖心的亭中。他的目光,紧紧盯着亭中的女仙人,心中十分惊异。星宿仙尊!古往今来,十大尊者当中,只有红莲魔尊神秘莫测,容颜不可考证。其余诸人,却是皆有音貌流传。星宿仙尊乃是历史上的第二位尊者,是元始仙尊的徒弟,更是天庭的第二代仙王。她的丰功伟绩,她的音容相貌,自然流传甚广,所以方源一眼就认了出来。星宿仙尊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蓝色长裙,裙摆逶迤拖地。她有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她的睫毛浓密且长,一双眼眸宛若井中之月,平静中透着含蓄的灵性和神秘。她冰肌玉骨,肤白似雪,此时幽幽地瞧着方源,一双柔荑轻拂身前的古琴。“你终于来了。”她缓缓开口,声音轻柔,宛如这美妙的夜色。“有趣。在这梦境当中,我是扮演的何人?”方源看看自己的穿着打扮,却发现自己竟然是本来面貌!这让方源颇为惊讶。按照常理,不该如此。之前的第一层梦境,方源在这梦中是一位落难的孩童。第二层梦境,是寻仙问道的凡人少年。

      conAd1();怎么到了这第三层梦境当中,自己反而回归本来的面目了?“我进入梦境之前,一直催动着仙道杀招见面曾相识。如今连这个杀招都失效了,莫非这个梦境之深,已经让我不知不觉间魂魄沉迷了吗?”方源心中念想至此,不由地加倍警惕。他刚刚探索前二层梦境时。心里十分清楚,这都是梦,不是真的。但若是魂魄彻底沉迷。就会丧失这个认知,觉得一切都是真的。就好像当初。黑楼兰渡劫陷入梦境之中,随着梦境不断循环,而她自己却始终无法自拔。“我在这梦中,发现自己本来面貌,这就是魂魄沉迷的一种征兆。看来这第三层梦境非同小可!”方源想到这里,更不敢大意,全神戒备。但面前的星宿仙尊,似乎看出了方源的心里想法。浅笑道:“你无须害怕,且听我一曲道来。”话音刚落,她嫩如青葱的十指频动。琴弦在她的手法下,发出悠扬的美妙之音,悠缓如泉,娓娓动听。随后,她亲启檀口,以古韵古法悠然而歌。方源只听她唱道:“歌声寥落,英雄落魄,难挡命途多舛。”“折剑沉沙。千古兴亡,不尽天河滚荡。”“忧愁……”“幽夜漫漫魂梦长,问何处安乡?”“物换心移几春秋。唯天意苍茫。”星宿仙尊在夜色中长歌,歌声如清澈的山泉,流淌到方源内心最深处。conAd2();方源大皱眉头,乍然听闻,只觉得此歌似乎是一种预言,大有深意,意有所指,短时间内还不可捉摸。星宿仙尊轻歌完毕,身影徐徐消散。她的嘴角始终挂着那一丝神秘的微笑。方源全神贯注。提起十二分精神,但下一刻梦境乍然消散!“怎么回事?这片梦境怎么忽然消失了?!”梦境之外。正在养伤的凤金煌陡然睁开双眼,又惊又疑。方源及时的隐去身形。没有露馅。他悄悄离开此地,心中亦是惊异非常:“怎么会这样?第三层梦境我还未探索,居然就自动消散。究竟是什么梦,为何如此奇异?我即便是有五百年前世的经验,也从未听闻过有这样的梦境!”方源眉头紧锁,他隐隐觉得,这片梦境极其特殊,对他而言似乎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在梦中,星宿仙尊究竟唱的什么,她想要告诉我什么?”方源努力回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做梦后苏醒,尽管知道自己做梦,但梦里的细节就是回忆不出。方源苦思冥想,甚至调动智道手段,但如何也想不起星宿仙尊所唱的内容,只有那悠缓的琴声,在他心头回荡。几乎与此同时,在南疆。影宗的大本营——生死福地。生死福地中藏有生死门,而在这门前,也有一片梦境。砚石老人手持九只八转仙蛊,安步当车,步入梦境。
      conAd3();刚刚进去,砚石老人就感受到凛冽如寒冬的杀机!“杀杀杀!”一位男子,一身黑袍,双目充血,披头散发,向他扑来。一时间,砚石老人竟然不能动弹分毫!若是有外人在场,见到这位黑袍男子,一定会惊呼出声:“幽魂魔尊!”下一刻,砚石老人被杀退出来,魂魄受创,归于肉身之后,当即就小吐了一口鲜血,满脸青白之色。幽魂魔尊的这片梦境,比方源探索的星宿仙尊梦境,要更加艰深困难。砚石老人只是进入梦境中的第一层,就被迫扮演梦中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就是被幽魂魔尊斩杀的敌人。砚石老人尝试过无数次,都是刚刚入梦,就被幽魂魔尊杀掉,根本来不及反应。“不过已经将仙蛊留在梦中,接下里就是启动杀招的时候了。”砚石老人不顾伤势,枯朽如木的右手,颤巍巍地摊开来,露出掌心中的又一只仙蛊。这只仙蛊正是中洲余木蠢所炼,隶属律道,名为成真。成真仙蛊被砚石老人用仙元催动,立即化作一道银光,迅疾非常,飞射上空。它在空中,绕着梦境不断飞舞,拖出来的银色长尾,在半空中停留。并不消散。“起。”砚石老人心头默念,无数蛊虫飞出他的仙窍,包围住幽魂梦境。在半空中结成阵势。数以百千的凡蛊,尽皆五转。它们以成真仙蛊。还有滞留在梦境中的九只仙蛊为核心,组成一个神秘的仙道杀招。半个时辰之后,砚石老人面泛金紫之色,一生积累的仙元损耗七七八八,所有的蛊虫,都损害殆尽。只剩下一个银色的光茧,光茧十分巨大,将幽魂魔尊的这片梦境包裹得严严实实。砚石老人吐出一口浊气。身躯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疲惫万分,又带着欣慰之色,看着眼前的银白光茧,喃喃自语:“接下来,就等着孕育功成了。”数天之后,狐仙福地。方源哈哈大笑,从地下石窟中走出来。他成功了。在狐仙福地中耗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创出了一记仙道战场杀招!此招名为星魂战场,以净魂、星痕、星芽、星光、星念为核心。爆发力虽然不强,但胜在绵绵不休,可消耗敌方极大的战力。“智慧光晕果然厉害。若是要我单独推算,恐怕三年时间都推不出来。”方源心中充满了感慨。别看这记星痕战场,连同仙蛊在内,只有六百多只蛊。但事实上,蛊虫之间的相互配合,运转的方法,简直繁杂至极。因此,方源要铺设这个星魂战场,至少需要半盏茶的功夫。这个时间并不长。和其他战场杀招比较起来,还在平均值之下。一般来讲。战场杀招的铺设都很耗时间。前世,黎山仙子对战黑家四老的青城纵横。使出仙道战场杀招山中梨园。也是在之前埋伏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要论困敌之能,我的星魂战场不敌山中梨园多矣。但战场中消磨手段,堪称无穷无尽,这方面远比山中梨园要强。毕竟这个星魂战场,主要还是参考的战魂沙场。”有了星魂战场,方源就想找个合适的对手试一试。他很快就想到了那头一指流鲨。“一指流鲨是八转战力,身上又有三只宙道仙蛊,我的星魂战场可困不住它。更何况对付一指流鲨,必定要同时对付鲨魔和苏白曼。”方源旋即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当然也可以联合焚天魔女。按照这个时间段推算,黎山仙子已经



      最新章节:第521章 皇马客场球衣

      更新时间:2021-06-14 14:20:52

      悬疑灵异相关阅读More+

      篮网两分险胜雄鹿

      施毅海

      临终老人身底压烂

      林玮华

      外婆的女儿的儿子的儿子

      洪怡萍

      毕雯珺是学霸

      刘雅君

      一个女生的身高体重标准

      李建弘

      来看看漂亮的小姐姐

      陈美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