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qinyunsj.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欧洲各国联赛积分排名

谢惠萱 82715万字 75568人读过 连载

族长之位,还是常飚的族长之位,都会岌岌可危,被野心家算计动摇。正道有正道的游戏规则。一直以来,常飚照顾亡兄的妻子,对义子视如己出。这样的义气,叫人佩服。这样的美德,叫人赞颂。正是因为如此,常飚才以微弱的优势,成为常家的新任族长。一旦这个真相暴露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部族中蠢蠢欲动的野心家,不会放过他。为了招揽常山阴,但有一丝可能姓的刘文武,也不会放过他。到那时,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和倪雪彤,带着自己的亲骨肉常极右一起私奔,成为魔道蛊师。被正道唾弃,被部族追杀。“为什么?为什么!长生天要这么对待我们!我们明明是真心相爱的,却沦落到如此的境地!明明常山阴才是凶手,是恶徒,为什么却受到赞扬。而我们只能活在面具下,连自己的儿子都要蒙骗?”倪雪彤痛哭流涕,情绪十分激动。这些天,她的心理压力大极了。自从“常山阴”重新出现,她就再也睡不好觉,曾经的梦魇再度复苏,令她陷入深深的困扰和忧虑当中。“你说,刘家盟主是不是想招揽常山阴?如果常山阴答应,我们是不是要过以前的那种曰子?常山阴这次四处宣扬报复,是否发现当年是我们合力算计他的?他要真的重归部族,我们该怎么办?”在爱郎的怀中,倪雪彤仰起脖子,连连发问。“不会的,不会的。你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严重啊。”常飚温柔地宽慰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首先,常山阴应该没有发现我们就是凶手。要不然,依他的姓子,早就直接宣扬,令我们名誉扫地了。他只是怀疑常家有内鬼,但不确定究竟是谁。”“刘家盟主的确是想招揽常山阴,他到底是狼王,奴道大师,没有哪路大军的盟主不想得到他的帮助。但刘文武公子绝非庸人,他心中雪亮,明白招揽希望渺茫,行此计的最大目的是离间,还有动摇狼王的斗志。”“你想想看,常山阴还不知道常极右的真正出生,心中认定这是他的儿子。身为一个父亲,他会有什么想法?这可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啊,一想到常极右可能被他的狼群杀死,在将来的大战中,他还会全力以赴吗?”“是这样……”倪雪彤听了这番话,渐渐平静下来。“好了,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呢。”常飚满脸柔情,轻轻地拍抚倪雪彤的背。营帐中,充满了温馨的氛围。但是这样的时刻,还能持续多久呢?不管是常飚,还是倪雪彤的心中都没有底气。嘭!一道身影,破开大蜥屋蛊的窗口,直接横飞出去。狈君子孙湿寒栽倒在地上,鼻青脸肿地爬起来,惊怒中夹杂着怨毒和慌张,他立即嘶声大叫起来:“狼王动手了,狼王对我动手了!他要反叛了,他要杀人了,救命,救命啊!”孙湿寒乃是黑楼兰身边的红人,他的求救声很快吸引了许多蛊师围观。方源冷哼一声,顺着窗口跳出来,对准孙湿寒又是一脚。孙湿寒不敢首先催动蛊虫,只能躲闪。但方源及时变招,右拳横扫,打在孙湿寒的鼻梁上。孙湿寒惨叫一声,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再次栽倒在地上。他满脸是血,鼻梁被方源直接打断,门牙也掉了两颗,好不凄惨。但寻声而来的蛊师们,却没有动手,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管是方源,还是孙湿寒,都没有催动蛊虫。这就没有坏规矩,顶多算是口角。人和人相处,总会有些摩擦和矛盾。相互之间发生口角,也相当正常。只要不催动蛊虫内斗,就不算触犯违背了毒誓。“常山阴,你太嚣张了!你的妻儿都在敌军阵营,我只不过是来好心劝你,你居然恼羞成怒,殴打我!你这是心中有鬼!”孙湿寒爬起来,嘶叫着,声音尖锐刺耳。这话不禁让周围的蛊师们,窃窃私语起来。常山阴和常家的联系,众所周知,这些天来也被黑家大军上下议论纷纷。看着孙湿寒看向自己的得意而又阴毒的目光,方源不屑的一笑,根本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再次挥动了拳头。方源招招势大力沉,孙湿寒虽然也有点力道底子,但哪里比得上方源在力道上的巨大投资?几下招架之后,他再次被方源**,躺在地上,被方源乱拳围殴。“狼王厉害啊,虽然是奴道大师,但力道底蕴也很强。”众人惊异。“打得好,狈君子这个**我早就想揍了。”又有大军高层暗中称快。“常山阴,你真当我好欺负的!”孙湿寒被揍了一通,浑身无处不痛,脑袋也昏昏沉沉,但内心充斥着巨大的愤怒和羞恼。“你居然还有力气说话。”方源冷哼一声,再度出手,一轮暴揍。孙湿寒被打得满脸开花,口吐鲜血,门牙全部掉落,后槽牙都阵阵摇晃。“狼王好凶残啊……”“孙湿寒说到底,也是是四转强者,居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太逊了吧。”“笨!这是他发了毒誓,不敢催动蛊虫。真正要论近身战,狼王可是奴道大师,还要被孙湿寒压制呢。”众人议论声渐大,不管是常山阴还是孙湿寒,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现在他们居然徒手相搏,这种场面可是稀罕的,众人看得双眼都发亮。孙湿寒依稀听到耳畔的议论声,巨大的耻辱感,让他差一点要咬碎牙齿。尽管他的牙齿已经所剩不多。他当然想反抗,但不管是力量还是招数,都不是方源的对手,只能被他按在地上狠狠暴揍。“忍住,我一定要忍住!我如果催动蛊虫,那我就真正输了。只要挨到盟主到来,就能为我主持公道,让常山阴好看!!”孙湿寒在心中疯狂的呐喊。“盟主来了!”“拜见盟主大人!!”围观的众人一阵纷乱,迅速地让开一条道路。黑楼兰以及浩激流等人,来到场中。看到这一幕,黑楼兰大皱眉头,冷声质问方源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孙湿寒浑身一颤,不知从哪里涌现出一股力量,让他挣扎着爬起来,大叫道:“盟主啊,请你为我主持公道啊……”他还未刷完,就被方源一脚踩在头部。这一脚用力是如此之猛,孙湿寒的整个脸,都被埋到土里去。黑楼兰厉声大喝:“住手!狼王,你这是做什么?!”“榻,要烦!榻要饭……”孙湿寒大叫,嘴里被塞着泥土,口齿很不清晰。方源冷笑一声,脚下出力,公然连踩三次,将孙湿寒的叫声彻底掩埋在泥土里。孙湿寒口鼻都被堵住,头颅也被重击,一阵阵发晕,感到强烈的窒息,四肢在疯狂的挣扎,但奈何不了方源的巨力。黑楼兰的脸,彻底黑成了煤炭。方源目光如刀锋,冷冷地注视他,以及他身后的众位蛊师强者:“我做什么,你们还看不清楚?当然是揍他了。”黑楼兰怒视方源,低喝道:“狼王,今**得把话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揍他?!难道你真的想通敌反叛不成?”方源不屑地冷笑一声,慢条斯理地道:“黑家族长不用动怒,我若想反叛,又何须如此大张旗鼓呢?”说着,他松开脚。孙湿寒失去了压制,立即翻身仰躺,喘若风箱,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但方源旋即又踩下去,踩在他的右边脸颊上。孙湿寒拼命用双手,推举方源的小腿。但他已经力乏,双手软弱无力。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就这样被人踩着脸面,大半辈子的名声都丢尽了。方源慢条斯理地道:“我虽然没想过通敌反叛,但也不想对妻子儿子有什么阴谋暗算。来曰大战,我自会全力出手,尽我的本分。到那时,若他们死于我手,死在战场上也是荣耀。我狼王既然参加了黑家的大军,自然不会为了儿女情长,而动摇了立场。不过……”说到这里,他微仰头颅,傲然一笑:“你们怀疑,那都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若能得到异兽狼群等等支援,也是我用战功换取而来,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我从来不欠你们什么。黑家族长,如果你怀疑我,大可扣下异兽狼群,不交由我指挥。将来大战,我以狼王之名担保,仍旧会尽全力便是。”“你……”黑楼兰心中大怒。方源丝毫不受他的威胁,反而掉头来直接威胁他们。你们怀疑你们的,也可以不把异兽狼给我。但如果大战输了,那就是你们的责任。黑楼兰能不给吗?他是大力真武体,就算用暗度仙蛊的力量,也渐渐压制不住。非得需要力道仙蛊,才能成功晋升蛊仙。而且,现在狼王当众大闹一番,谁都知道了这茬。如果不给异兽狼群,全军上下会怎么想他?恐怕都会认为黑楼兰空有狼王,而不用。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若大战失利,大家都会怨怼他黑楼兰。“好,狼王你好的很。”黑楼兰的目光充满了寒意,他怒极反笑,“我当然知道狼王你的忠心,但你暴揍孙湿寒,又算什么?他可是你的战友,大敌当前,你公然内斗,这是要干什么?”“呵呵呵。”方源轻轻地一耸肩,“这都是我的错。孙湿寒这东西长得太丑,我越看心里越是不舒爽。所以把他揍了一顿,为他整理了容貌,果然我觉得好看多了。这是我的个人行为,此事我一力承当。按照规矩,我要赔偿孙湿寒一万战功。没有关系,我赔!”孙湿寒听了这话,气急攻心,当场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晕了。这话一说出口,当即有蛊师强者憋不住笑。太解恨了!早有人看孙湿寒,这个道貌岸然的歼诈小人很不爽了。方源此次出手,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便是太白云生,看向方源的目光,也流露出了欣赏之意。觉得这个常山阴,虽然狠辣了一点,但没有向亲人动手,又保持立场和大义,很有底线,不失真姓情。黑楼兰的脸色更黑了。孙湿寒是他的人,方源当中殴打孙湿寒,也就意味着再打他的脸。方源说得真轻巧,他的战功现在还都是赊的!但黑楼兰又能怎么办呢?要对付刘家大军,他还真得依靠狼王的力量!威胁狼王,也是要让他背负屠戮亲族的罪名,声名下降,方便他黑楼兰的驾驭。但现在既然威胁没有效果,那黑楼兰能选择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妥协。Ps:大章,第二更放在明天,一顺水的大战,看起来会更爽一点。(未完待续。)第一百二十六节:大战(上)北原的清晨,越加寒冷。片片白霜,凝结覆盖在草地之上。人们呼吸间,吐出一团团的热气。两只大军,数十万人相互对峙。旌旗飘扬,军士如林。在第一次交战之后,刘家和黑家休整了十数天,便下战书,于今日双双出营,再度开战。“二哥,上次是你出战的,这次该轮我了!”墨狮狂早就蠢蠢欲动,大吼一声,迫不及待地冲上阵前。墨狮狂雪发高扬,墨肤豹眼,气势汹汹而来,临阵大吼:“谁来受死?”“又是这黑厮!”黑家高层望见此人,心中既恼怒又忌惮。之前大战,死在墨狮狂手中的四转蛊师不在少数。墨狮狂勇猛无畏的战斗风格,让人心惊。黑楼兰冷笑几声,神情却比之前从容。他转过目光,看向王帐中的两位新面孔道:“不知,二位由谁先动手?”这两人正是高扬、朱宰,皆有四转巅峰的修为,号称魔道双煞,名传北原。早年时,魔道双煞受过太白云生的恩惠,发誓要报答他。不久前,太白云生试着用信蛊相招。就在几日前,他们俩主动来投,归附黑家大军。有了他们俩的加入,立即弥补了和刘家盟军的差距。使得黑家的高层战力,也不显得捉襟见肘了。魔道双煞历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但挑将的规矩,却是每方只出一人。单独对战。二人相望了一下,根据黑家提供的情报,他们俩在之前已经有所商议。此刻。朱宰便站出来,微微一礼:“就有在下先出马吧。”黑楼兰点头应允。朱宰下到战场上,墨狮狂双眼一瞪,流露出喜悦的神情。“来了个四转巅峰,好,很好!不过,你可别中看不中用。打几下就被俺干趴下啊。”朱宰冷哼一声,催动蛊虫,身体如炮弹一般。直接向冲去。墨狮狂一动不动,舔舐干燥的嘴唇,站在原地招架。朱宰狠狠地撞向墨狮狂,发生雷霆般的轰响。狂暴的力量相互作用。朱宰后退几步。而墨狮狂则被击飞出去。“三弟小心,此人乃是魔道双煞之一的朱宰,走的是力道!”那边的王帐中,刘文武大声提醒道。“哈哈哈,力道蛊师吗?很好!俺就喜欢和这样带劲的对手战斗了!”墨狮狂受伤吐血,从地上一跃而起,身上的伤痛反而令他更加兴奋。他煤炭般漆黑的脸色,涌现出疯狂之色。一声爆响,气流喷涌。墨狮狂向着朱宰冲锋过去。“找死!”朱宰狰狞一笑,合身扑上。双方进行贴身肉搏,硬打猛攻,发出一连串的震荡声响。墨狮狂以短击长,本是气道蛊师,和力道蛊师朱宰激战,居然不弱下风!“怪哉,难道这个墨狮狂是气力双修不成?”黑家王帐中一片震动。“并非如此,墨狮狂看似贴身作战,其实每一次出手,并未拳拳到肉,而是他身罩透明气甲,同时利用爆气蛊,在瞬间使得气甲爆炸,形成媲美力道的爆发力量。”狈君子孙湿寒沉声道。他擅长侦察,仔细观战,洞察了墨狮狂玩得把戏。配合爆气蛊,气甲蛊就成了攻防兼备的利器。蛊师用蛊,存乎一心。不同的蛊虫相互搭配,往往形成相辅相成的效果。“这墨狮狂好生狂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居然在正面压制住了朱宰兄弟!”高扬神情凝重,双方动手之后,他就一直在观战。他对朱宰十分了解,明白朱宰已经几乎全力出手,但对方却游刃有余,明显比朱宰从容许多。忽然,空气中爆发出一阵野猪的狂吼。一只帝豪猪的力道虚影,大如巨象,威势凛然,在半空中悍然显现。帝豪猪乃是猪中的异兽,它的兽力不容小觑。交战了十几个回合,朱宰终于打出了力道虚影。顿时他的攻击力爆发出来,墨狮狂措手不及,巨力涌来,他顿时就被打翻在地。朱宰趁胜追击,催动王牌蛊虫。半空中,渐渐消散的帝豪猪虚影,又重新凝结起来。并且同时,又升腾起两只帝豪猪虚影。三头帝豪猪力!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朱宰挥拳直捣,打出音爆巨响。墨狮狂心中涌动出一股危机之感,他疯狂大笑:“这才有意思!来吧,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厉害!”他催动移动蛊,身形倏地飞升上去,顺势闪过朱宰的三猪爆轰。朱宰的拳头,落到草地上,立即土石翻飞,砸出一个巨坑。墨狮狂雪发飘扬,悬浮在半空中,对准地上的朱宰,拳影纷飞。一团团拳气,像是流星雨一般,覆盖下来。朱宰不断躲闪,同时挥拳直击,打爆这些拳气。很快,他就落入了下风。面对气道的对手,朱宰身为力道,最普遍的缺陷凸显出来。他可不像方源之前那样,拥有力气蛊。朱宰缺乏远程打击的手段,墨狮狂一改变战术,他就被对方压制了。“不妙,守久必失,再这样下去朱宰兄弟就撑不住了!”高扬知道朱宰的底细,看到这幅情景,心中十分焦急,连忙请战。黑楼兰也看出不妙的前景,直接点头应允。“区区异人而已,我来会你!”高扬轻喝一声,身边缭绕出丝丝云气,凝成丝带,带动着他飞上前去。“休想以多欺少!”那边,欧阳碧桑冷哼一声,几乎同时出动。他速度奇快,抢在高扬之前,拦截在半路上。高扬心系朱宰,没有心思和欧阳碧桑战斗,远远地就催动云索蛊。欧阳碧桑身边陡然间翻腾出滚滚云气,乳白色的云气凝结成绳索,将其牢牢束缚。高扬本就擅长的就是牵制和防御,而朱宰则擅长进攻和侦察,两人相互配合,才能互补不足。欧阳碧桑挣扎了几下,云索震破旋即又重新凝聚,竟有生生不息之势。欧阳碧桑大怒,真元灌注到空窍中的修罗尸蛊中,暂时化身为僵尸。他一化为修罗僵尸,顿时防御大增,同时气力澎湃。欧阳碧桑低吼一声,连发三次力道,将云索彻底挣断,脚下一蹬,飞到半空中,再次拦住高扬。修罗尸,乃是五大飞僵蛊之一,自然有着飞行之能。高扬根本不像和欧阳碧桑纠缠,看到后者又拦在前面,他深深地皱起眉头,心知对方是想给墨狮狂争取斩杀朱宰的时间,他直接催动了王牌蛊虫。五转,波云诡谲蛊!顿时,他空窍中的真元海面骤降,几乎消耗了一半。一团灰白色的云朵,只有马车般大小,云层翻腾,里面有暗红的波光泛动,迅速飞向欧阳碧桑。欧阳碧桑挪动身形,几下躲闪,但这云朵如影随形,最终被灰云罩住。欧阳碧桑中了波云诡谲蛊,顿时方向感骤然失去,脑海中念头运转极为缓慢,思绪被延缓数倍!他分辨不清东西南北,更丧失了对上下左右的距离方位的感应。一时间被灰云罩住,宛若无头苍蝇,在天空中上下折腾。“墨狮狂,你休要猖狂!”高扬撇开欧阳碧桑,终于及时赶到,支援朱宰。两人合力,配合极为默契,饶是墨狮狂凶猛无畏,也被渐渐压制。但三人交手,只不过进行了二十几个回合,就听见欧阳碧桑的大吼:“修罗变!”立时,六只粗壮的手臂,宛若青铜浇筑,砰的一声,探出灰云。在外面,隐约可见灰云里面的身躯,吹气球般膨胀开来。欧阳碧桑施展杀招,战力暴涨数倍,雄躯一震,将黯淡无光的灰云尽数震散。“你们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受死吧!”欧阳碧桑胸中怒火升腾,飞在空中,和墨狮狂两头夹击。有了这样的大高手参战,朱宰、高扬二人左右遮挡,局面急转直下,变得岌岌可危起来。“盟主,高扬、朱宰乃是我方不可或缺的好手,不能就这样折了!”太白云生见机不妙,连忙觐言。“先生所言有理!”黑楼兰面色凝重,蓦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虽然有高扬、朱宰二位的加入,但比高层战力,黑家还是弱于刘家一方。黑楼兰索性大手一挥,向方源学习,干脆直接下达了全军出击的命令!一声令下,大军齐动。刘文武冷笑:“挑将不过,就来群殴。好,我奉陪到底!”军号嗡鸣,战鼓震天,刘家大军也紧接着发动。两方数十万人,宛若倾泻而出的山洪,向着对方席卷而去。双方距离迅速缩短,当相差数百步时,蛊师们几乎同时出手。一时间,大量的丹火、冰锥、骨矛、风刃,向着对方飞射过去。光甲、骨盾、水罩种种,也随之升腾起来。将原本朴素的场面,描绘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绚烂画卷。双方的攻击,同时落在对方身上。就像是一场急雨,落于湖面中,荡漾起阵阵涟漪。只有少数的蛊师,运道不好,同时被几道强烈的攻击击中,或死或伤。大多数的蛊师们,则继续着冲锋,直到双方大军狠狠地冲撞在一起。像是两道山洪相撞,飞溅起无数的血花,形成大混战的场面。(未完待续)第一百二十七节:大战(中)一时间,就算是高扬朱宰和墨狮狂、欧阳碧桑的战局,也被浩荡的人流搅乱。两只大军彻底地纠缠在一起,喊杀声、呐喊声连绵一片,震荡云霄。水瀑蛊!混战中,水魔浩激流猛地一推双掌,爆出磅礴的湛蓝激流,将面前的蛊师不分敌我,一概冲刷。大龙卷风蛊!一道巨大的深绿色龙卷风,高达十数丈,卷席战场。所到之处,不论人兽,皆被狂风卷得高高抛飞出去。龙卷风散去,显露出常飚的身影。他悬浮在半空中,一身青袍,精悍逼人。他和浩激流距离并不遥远,很自然的,两位四转强者的目光对撞在一起。下一刻,两人没有说任何的废话,直接交手。一道金色的闪电,穿插战场,沿途的黑家蛊师无不顷刻丧命。金光散去,化为一英武男子,狼背蜂腰,正是裴燕飞!“常山阴,今日这战,我要将你枭,以报前仇!嗯?”裴燕飞战意如火,熊熊燃烧,忽然目光一凝,及时地撑起防御蛊虫。在他的身后,陡然暴起一团暗影。暗影幽深,化作多重剑影,斩在他的后背上,将裴燕飞打得一个趔趄。“是你,影剑客!”裴燕飞重整阵脚,看向袭击他的蛊师,目光凝重。面罩黑巾的边丝轩,轻笑一声:“裴燕飞大人有礼了。”话说得很客气,但她的动作却一点都不



最新章节:第521章 五五开黑节都有多少皮肤

更新时间:2021-06-14 15:40:35

欧洲各国联赛积分排名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2019中乙赛程
第567章 八一钢铁
第566章 公牛赛程
第565章 欧冠总决赛
第564章 丰台是河北吗
第563章 麦当劳单买价
第562章 u19亚青赛赛程
第561章 韩国k联赛直播
第560章 申花中超赛程
欧洲各国联赛积分排名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南美杯赛程
第2章 欧篮联赛程
第3章 天下足球欧冠
第4章 nbdl赛程
第5章 曼联vs阿森纳
第6章 2017世界男排联赛
第7章 为群众服务工作信息
第8章 白西服配什么裤子搭配
第9章 埃及超级联赛直播
第10章 西汉姆联赛程
第11章 五一景区酒店
第12章 2018中超赛程
第13章 雷霆队赛程表
第14章 亚运女足赛程表
第15章 丈母娘抢女婿的动漫02
第16章 欧冠切尔西
第17章 21047期大乐透开奖号码
第18章 cba季后赛直播
第19章 牛仔上衣搭配黑色卫裤
第20章 中介经纪人注册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0382章节
第549章 市管局副食品监管要求
第550章 ig赛程安排
第551章 你最近为什么反应
第552章 2021年市直事业单位
第553章 2016欧洲杯
第554章 美国职业大联盟赛程
第555章 优美文案和图片
第556章 2017亚冠中国球队赛程
第557章 601999
第558章 党委书记可
第559章 滨崎步诞下二胎
第560章 西杯赛程
第561章 女排大冠军杯赛程
第562章 nfl 赛程
第563章 美网第四轮赛程表
第564章 便携户外电煮杯
第565章 s8赛程8强
第566章 亚运会本日赛程
第567章 怎样制作穿婚纱视频
第568章 中国足球40强赛赛程
都市娱乐相关阅读More+

欧洲足球联赛

李柏惟

中超联赛赛程时间表

金喜火

2012欧洲冠军联赛

易珮如

欧冠四强

赵佩玲

中国攀岩联赛

杨丽英